江湖秘本《軍馬篇》下篇

論老人
大器晚成休道晚,長江有水任魚游。不特財源廣聚,自然到老生光。
言晚福,安穩如山。論財祿,長江似水。福壽綿長安樂處,丁財并進又康寧。
晚福更高兒女肖,晚景又盛妻妾賢;ㄓ惾崭叩头,氣逐香風遠近聞。
退去災殃無別意,展開心事有余寬。財來恰似南山火,一陣高時一陣紅。
過盡前途十八灘,任君隨意掛高帆。高處綠楊堪策馬,條條好路透長安。
只宜再納蘭姬,子嗣定然有見。視南山之壽比,樂有嘉賓。
賀北海之籌陳,欣多命子。無處無譽,層樓直上,到處皆亨。
態羆許其入夢,璋兆宜男。又賦小星之慶。大謀九就皆如意。
萬紫千紅氣象新,老驥倘懷千里志,枯桐空抱五材清。
論小孩
根深不怕,樹大何愁。理幼而學,壯而行。如月初升,光朗可愛。少須藉椿萱之福,然而啾唧多端。
亦可跨龍附鳳。無榮無辱。以度時光。
論命宮
命逢驛馬,非為性靜。
嗟日落兮,靈椿早謝,歌月朗兮,萱草長榮,嗟椿樹之悲,喜萱堂之水(指喪父)。
父母應得延年,可喜萱并茂(指父母全)。
堂露冷,嘆椿樹之早凋,萱草悲秋,得王孫而抱憾(指喪父母)。
萱花先謝,椿樹長年(指喪母)。
縱使椿萓遐齡,定然要奉鄰家香火,以免幼年啾唧。
縱使椿萓遐齡,于雁行中,不免折翼(指兄弟不全)。
雖高年之福蔭,尤有小厄相驚,幼藉二親之福,依然兩暗三光。
椿堂先敘,椿草長榮(指父死)。
幼須前人之福。然而啾唧多端。正是南嶺種梅北嶺秀,縱然遇險保呈祥。
先難后易,大耗守財。財輕義重,來固多,用亦不少。
若問天倫,椿喪萱茂,論少年,不過鏡花水月。
到晚景福份齊大。必主刑傷早見。椿萱難耐老。
論田宅宮
卜遺業之有限,自創置之豐隆。壯歲平常衣祿,晚年樂享田園。
田宅帶何星,能守能興。他日田園廣置,廈屋渠渠?盀轭A上。
祖蔭有些余積,可以無饑。
更不知他日良田萬頃,飼宇維新。
祖業雖然甚豐厚,少年自創必興隆。
論財帛宮
財帛值何星,自系揮金如土,義重如山。
少得何星宿照度,異日必然財生大道,實藏興焉?蓜撨^萬之世界。
財帛值何兇星,早財難聚,如有何吉星同垣,異日定堪創業。自創更豐于上代。
又須早歲勤勞,晚年必一番作用。少年未能如意,他年獲利從心。
財帛值天空,財多反復,喜得金匱同垣,他日定然創置。異日可卜季倫之富潤屋也。
慣取市纏之利,必然旺處生財。
不作文章高手,定為市井班頭。
雖乃攀桂無緣,而許生財有道。黃卷無緣,勿以詩書求顯達,經營有道,須從商賈覓生財。
論遷移宮
出外何方,大利何方。不宜遷居。
連日架薪,以金木生活為合。何吉星守垣,郵門遇貴。來往咸亨。
但何同度,上落舟車,仍宜謹慎。
一筆掃開云漢路,三秋直上廣寒宮。
論官祿宮
吉兇混雜,生平起跌殊多。衣祿有余,異日錦衣輕裘。而居富厚,乘肥馬,而掌軍權。
犯何,詩書正路無緣。
衣祿人間多有,勿向詩書爭榮辱,宜從市井逞英雄。
若敵手持七寸管,也應才冠六鉤弓。
名登龍虎榜,身列鳳凰池。
詩書難謀,武力定膺爵祿。
何星纏擾,求利勝于求名。
若市井營業,定卜生財有道,必獲大利,面團團作富家翁。
官階遠大,祿自豐饒,端木才能,億屢中,陶朱事業,富堪求。
欣際會,而榮登政界。逢巧遇,以立奇功。
論福德宮
心有慈祥,安人濟眾。福份齊大,雖乃早歲勤勞,晚景安逸。
論少年,不過鏡花水月,到晚景,福祿五全。
福自身修,德建自然名立。
論疾厄宮
帶何星星宿,宜戒牛太血毒物,以免不測之災來。
喜得何星,吉星照度,自是避兇化吉,履險如夷。
帶何星宿,勿入風月之場,勿貪意外之緣,生平宜謹慎,恐有意外之虞。
防口舌之侵,疾恙不沾,無憂沉痀之苦,永無害及其身。
可以逢兇化吉,轉禍為祥,保無隱疾侵身。
雖有小恙,亦無大礙。宜請金水字邊先生醫理。
須防病從口入。
論夫妻宮
孟光系賢婦,不讀詩書識禮義。常存聞范識規模。喜官星透出,受得好夫。
印臨子位,食神顯露,亦慶亨佳兒肖子之榮。
持家有法,婦道精乖,上能和,不能睦。
女命身弱,主性純粹溫柔,夫賢子旺?感愿穸嗦敾,迭迭相逢掌大權。
蓋以女命以夫子為用,其殺為官混,到底有精神。
在家尤利父母,出閣琴瑟調和。
晚年安樂,自在優游,不用勞心,而衣糧自足,無須勞,而家道自成。
金水司令而相生,火土乘時而相助,金水若相逢,必招美麗客。門庭吉,人物倍安寧。
淚酒香腮,閨幃寂寞,獨殺成權,人有權術,非凡本領。
子女雙生曾報兆,鬼雞齊唱竟呈祥。
齊婦含冤,孟姜長城之哭破,二人齊到東山坑,同看紅日照東明。
父母之喪,喪事不免,梟印奪食,難免花開花落之恨。
未得枝枝挺秀,兒女之債,花果不一。
女犯傷官格外嫌,帶印煞重,須防奪子。合多定損貞名,女犯傷官福不真。
無財無印守孤貧。如在有財兼有印,好為有衣有祿人。
花開花落無常定,月缺月圓又一輪。
乙木者,花果之木也,藤蘿之緣,牡丹之形,依玉樹而臨風,附古木而生香。
論子女宮
好花不結因連雨,玉鏡無明為久塵。
春至花無影,云深月不明。
丹桂經霜成晚子,碧桃遭雨結花遲。
久寒草不秀,雨久花未榮。
桃花貪結子,只恐五更霜。
難免卜商之苦,東敗于齊。楊業大會沙灘,威風八面。
石榴有子花應結,寶鴨與香煙怎生。
一夕偷花人鏟草,虹霓初現雨梢晴。
論奴仆宮
遭何星,任用宜擇人,方能得力,切勿盡心相托,以免因人而累已。
有受主敬賓強之義,無強奴欺主之虞。
必須濟以因,臨以威。懷恩畏威,自無反側之虞。
堂上一呼,堂下百諾,頤指氣使之效,呼聚喝散之權。
生平雖享,自代其勞,待婢如意,仆役從心,指揮如意。
論兄弟宮
許昆仲而帶何星宿,也無孫龐之意,亦無姜家大被同眠。
連枝同氣,鴻雁成群。
何星拱照,應卜王氏三槐。
所嫌何星,只論何家兩鳳。
上得兄力,下得弟緣。
伯牛之嘆,亦有相求相應,關張之盟,算來如女如足。
論父母宮
金木相朝,明珠出海,中岳有氣,額廣顴高,晚年好景,此為相之得宜,品行端方者也。
五官端正,三停相配,眼有神,眉有彩,三才相對,六府均合。
雙眼睛有彩,雙眉之色有氣,是有貴子添生,乃有福之相。
可惜金木相沖,故而先受折挫煩緒也。
手相八卦不陷,三紋分明,終是有權,亨財帛豐厚也。
為人純厚,交游中,有春皓月之奇,談笑間,有桃紅柳緣之趣。
性格英明,品行超群,心靈性敏,義氣慣人,此君定是魁梧客。
貌原非丑,其人當是小丈夫。
人品忠直,無屈曲之心。貌如桃李之姿,心存慈悲之念。
食神生財,定立一生之衣祿,米糧豐厚,可一生之衣褖無虧。
官星得命,平生衣祿有余。
元辰,本為人,寬洪布德,剛斷英明,胸藏大志,作事超群。

江湖秘本《軍馬篇》上篇
微信赚钱小程序有什么 湖北快3今日推荐 内蒙快三综合走势图表 北京28是一种什么彩票?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 浙江飞鱼隘口 配资在线论坛 必赢客吉林快3软件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app 云南11选五遗漏前三直选 北京 期货配资